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諷刺小小說三則

发布时间:2019-10-12 13:23:02

  度书记和刁村长双双“疯”了,是在儿子参加竞选村长的当口“疯”的

  在桔叶尚未发出嫩芽的桔山上,他俩疯在高老头守桔的棚子里,疯在棚子东西两面的砖墙上,疯在砖墙底下他俩弄来糊墙的那堆烂泥里……

  度书记和刁村长曾经风光过,他俩是村长实行民选第一任风水村的搭档村干部,其后的每任民选村干部都以他们为楷模,几十年的共同努力以致现今的风水村才成为真正的好“风水”:道路四通八达,风景如诗如画,楼房春笋雨后,特产丰富优质:溪里的鲤鱼那是贡品,田里的稻穗全是香米,果山上产的桔子:那个香、那个嫩、那个水分哟,简直像舞台秀出的时装模特--一个个都“没说的”

  外村的小伙要是你能在风水村娶上一个娘儿们回家,就算闭上眼睛让你摸一个,保证你吃方便面也是“福满多”

  牛皮真不是吹的,人杰地灵,地灵也人杰

  就说度书记的儿子大度,别看他没读进多少书、没学出什么技术,可经“风水”一应,他成了天生的一个赌圣:打麻将要什么牌就是什么牌;一幅扑克能抓出5个A来;就连赌**,他一口气也能赢个二万五问他发没发那可是猴子回头咬自个屁股的事--啃腚(肯定)

  参加竞选村长拿大度的话来说那就是参赌,而只要是赌,大度从来就没有输过,大度的脸笑得甜,大度的躬鞠得深,大度进每个选民的家就像生女婿头一回进岳母娘家门:两瓶虎(唬)酒、一条龙(笼)烟、外带两壶金龙鱼(今拢汝)油一张选票投入400多元,谁敢用我这一招,谁能有我这么大的魄力

  白花花的银子往外倒,大度的娘们心里跳得慌大度说她没见识,没见过田里的蚂蟥吸血,拍一拍蚂蟥就算吐点算个逑

  大度宣布参加本届村长竞选,自然吓退了不少想竞选者,也急“疯”了一直看不起自己的老爹,大度说行大事可管不了那么多了而唯独吓不退的就是刁村长的儿子二刁

  二刁膀大腰粗,身上的伤痕比八年抗战幸存的将军还多方圆百十里,从五年八年前起,大偷小盗的还真没有敢不给他“老人家”进贡的可以这么说,二刁嚎上一声或是跺个脚什么的,就算躲在硬壳中的蜗牛也要被吓得抖上三抖……

  参加竞选村长拿二刁的话来说那叫抢道,而只要是道二刁从来就没有走不通的现如今,二刁说自己已经趴在磨盘上睡了一觉--想转啦:当上村长,卖田、卖地、卖山、企业抽成一年准能捞个百来万,二刁越想越觉得自己以前用生命拚来的那些道儿尽是些小儿科

  二刁不吭不哈,一伙人吃喝围坐在他家,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

  二刁的娘们心里难免踹得慌,二刁说她没见识,没见过螃蟹走路,八只脚乱爬横冲直撞的哪有走不通的俺二刁还真不信那邪

  竞选的当天,二刁的那伙人,赌在村庄的各个路口,500元一张选票,强买强卖……

  选举结果公布:二刁当上了村长

  在二刁当上村长的第六天;在二刁忙着给村企业换领导、换会计、换出纳的当口;在二刁的七大姑、八大姨刚刚坐到办公桌前,泡的第一杯茶还烫嘴的时刻;在酒店烂醉如泥的酒桌上,二刁正揪着店老板的衣领说:“你***给我炒的是什么石鸡这分明是一盘癞蛤蟆”之际,乡领导找到二刁,说他竞选非法,罢免了他的村长职务

  ……二个疯老头看着自己泥糊的墙,刁村长说:我糊的墙开裂了度书记说:我糊的墙开裂了

  大度自然成了续任村长,一付母牛乘飞机--牛逼轰上天的得意神气:哼他二刁,不就是莽夫一介大度想破脑壳想对二刁羞辱一番,终于想起了一句歇后语“老鼠扒屎盆--替狗忙”哈哈……

  大度上任了,俨然一个改革者的派头,大度的三大举措:在村菜场边上建一个规模较大的赌场,以吸引城市的豪客参赌;变卖良田给开发商,一来可以赚钱,二来缩小和城市之间的差离;把桔山变成坟山,从死人身上捞一肥票

  在大度和开发商谈得正火的夜里,在大度与夜总会的女侍逗得正疯的凌晨,一场火和一阵风,烧了大度家的小洋楼,大度的娘们和大度的儿子,也随火随风而逝……

  几天后在一个风雨的夜里,公安人员在那片桔山中,搜出了纵火的二刁二刁戴着**走过守桔的棚子,喊了最后的一声:爹然而刁村长和度书记一样木然,依然站在雨中充耳未闻,仍是各自对着他们糊的泥墙说:快掉了,快掉了

  三大举措头两条正在意向中,第三条自村人刚开了个头,乡长陪同省农科院搞研究的高老头的儿子高峻来到了风水村,乡长扔给大度一张沾满了烂泥的风水村的联名信,大度从此便疯了……

  桔子已经金黄;桔林中移动着两缕洁白的头发;桔棚上挂着一块牌:省农科院风水桔子研究分院;棚边新立的三道坟;坟边一个中年男人不停地徘徊,嘴里还不停地在念叨:烂泥怎么会糊不上墙呢

  (二)名气

  柳厂长大名柳中存,他在市里的名气很大,只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

  这,不仅仅是因为柳厂的那个企业大……

  柳厂为人处世相当得体,会议、宴请一些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和人打招呼也不例外:从官大到官小,从领导到百姓,柳厂向来不会乱了分寸

  柳厂老家在江西赣南那边,平日里作报告或是言谈总是带着家乡话的三分磁性,格外地吸引人

  一次一名姓罗的到厂里采访,开宴前,柳厂环顾四周,确定数自己官大,数车间主任老钱官小后,慢条斯理地从自己开始介绍:我是――柳厂(流产);罗记(裸鸡);毛部长(不长);何部长(不长);老钱(钳)

  这可增加了柳厂在市里的不少知名度

  柳厂爱好广泛,其中的一个就是钓鱼柳厂爱在深更半夜出去钓,他钓鱼向来自己开车,向来和自己的女秘书两人去

  在一次出去钓鱼的路上出了车祸,柳厂浑身是伤,唯独命根子一点破事没有说也奇怪,这人倒是晕过去了,可柳厂的命根子却还像刚参斗的公鸡--头昂得老高

  于是厂里便多了一句歇后语:人死卵活--柳(留)中存

  此后同事和同事之间产生摩擦,每每一方向柳厂汇报这句歇后语是xxx人编的,对方就肯定会下岗后来工人们掌握了这个规律,开始抢着去汇报,结果弄得双方都下了岗,渐渐地,就没有人再敢去汇报了

  于此同时,柳厂觉得有必要为那次的事再解释一下,于是召开中层干部大会,会上柳厂当然作了报告,当然在报告末了附加声明:我和秘书同志没别的,她和我确实是 劲大的(光明正大)

  这样一来柳厂的名气更加地大了

  常言说祸不单行,“ 劲大”事件柳厂出院没几天,他又患上了一种怪病

  这病,说重不重,说轻不轻

  说是怪病,自然一点都不会假,那可是真怪:时不时的,柳厂上班不到半小时嘴就肿,每每到了下午下班肿才消

  要命的是一旦肿起来那可着实厉害,可以这么说,除了厂长夫人和柳厂的秘书那特大号的波之外,厂子里所有女人的波确实没有柳厂的嘴肿得高那可是有目共睹的事

  患病的过程中,柳厂到过各家医院,做过各种检查,吃过各种药,打过各种针,可不同的医生对柳厂所说的都是相同的一句话:病因不详

  不知是哪个缺德的工人发现:柳厂也有不患病的时候,柳厂不患病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去钓鱼,没有和女秘书眉来眼去,更没有到外面去花天酒地

  于是乎,这“活卵的报应”在工人们当中一下子被传开了

  这更让大名鼎鼎的柳厂知名度如日中天

  真可是应了人怕出名猪怕壮了那些整不怕、治不死可恶的好事者让柳厂恨得牙根痒痒:更缺德的是只要柳厂的怪病一犯,他们就削尖脑袋想方设法去打听柳厂头天晚上的行踪

  看,这不就出事了吗柳厂还没把“活卵的报应”的这阵歪风给完全压下去,市纪检委就下来查了,说柳厂涉嫌病中受贿、乱搞男女关系等等诸多问题

  柳厂真的给“流产”了,下台的那天,办公室小肖跑来报告,说厂门口柳厂亲手题的纯金字厂牌卸下来的当刻,工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不能卸,还说厂里什么都没了,只剩下这块牌子了后来他们终于流着泪又重新挂了回去,只是在边上贴了一幅对联,对联写的是:两行牛庇字,一幅空架子横批:丢人现眼

  “流”都“流”了,还争什么柳厂不再去计较这些,更以为今后自己不再是市里的名人了

  可事与愿违,柳厂的怪病奇怪地好了,城市中这种嘴肿的怪病突然开始流传起来,据说得病的大都是当官或是老板之类的上层人物,据说一经查处病人的作风大都存在问题

  “都是柳厂得来的传染病”不当厂长的柳厂想不出名都不行

  一段时间,城市女性专卖品商店的丰乳膏特别地畅销,据说高档女人在抹在自己胸脯的同时,有时也把它涂在丈夫的毛巾或是挤在牙刷上

  一段时间,某市的官风特别地好,更一段时间,柳厂夫人的名气也不小

  (三)没有考证的祭语

  公路上的车子太多了,简直成了暴雨来临前的蚂蚁

  常在路上走,哪有不撞车呀

  我牺牲了中年的我,矿务局副局长的我,死于车祸

  还是当官好呀上级追认我为烈士,局长为让我死后到阴间也能发,在风景秀丽的香山,给我买下两亩三分地

  当官真是好呀大追悼会小哀悼会不说,光送葬就给我筹集了488辆小车,绕城转了8大圈呀,敲锣打鼓将我送至坟庄你看我有多风光

  说实话,活着的时候我当真是块当官的料,早死了真可惜你不信从工区长到矿长再到副局长,我是一届一个台阶哟

  知道诀窍在哪吗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我已死了

  要当官除了会溜须拍马,好歹必须弄点企业的经济效益,咱们搞矿山的,不用你廉政,不用你费心管理,只要不死人,你拣好采的采,不好采的丢,嘻嘻……

  我说你是个猪脑壳还管它什么回采率

  哈哈,效益是看得见的,是死的,回采率看不见,是活的你能不懂吗

  我有点可惜我老爸没有先见之明了,给我取个名字叫什么“徐小明”,他要早知道我能如此,定给我改名了,改什么呢我想一定叫“贾大名”吧

  可惜我儿子没有搞矿山,不然我更会为可惜没将此经验传授给儿子而可惜

  如今我孤独了,长覆地下的我只有等着清明,等一年一度儿孙们的祭语

  “爸爸,我来晚了,天都黑了,路上车子太多,我的车被堵了,您老别怪现在油价那么贵,我真奇怪那些私家车怎么也能开得起您老生前开的那个煤矿如今已经倒闭,说是以前资源浪费太厉害,现今资源枯竭了好了,不说这些看这是您老最喜欢喝的茅台酒,我给您老带来了……”

  “爷爷,我来晚了,天都黑了,路上没有车子,只有一两趟公交车现在全国都买不到汽油,大部分公家和私人的车子都停开了您老生前开的那个煤矿如今又开始生产,现在煤炭的价格涨到大米价格的5倍了,说是用煤炭可以炼油虽然说因为以前采得乱七八糟现在产量特低,还经常淹死很多人,但公交车起码不能停吧所以再难也得采好了,不说这些看这是我给您老带来的鸭子,您可别怪孙子不给你带酒唷,全国的淡水很紧缺,酒厂全关闭了……”

  “太爷爷,别怪我清明节过后的第 个晚上才到呀,知道吗现在全国都没有电了,我是从174层的高楼上爬下来的,然后走路到您这里您老生前是开煤矿的,知道现在煤炭是什么价吗可是跟银子一样论克计价呢当时您怎么就不知道私下给我留个三、五十克呢看我现在可是为买不起淡水喝而犯愁呢太爷爷,现在最贵的食品就是水了,给您杯水喝和你商量点正事:你去住摩天大楼要气死(174)吧,咱太爷元孙俩该换个窝了……”

  自从我搬到174摩天楼,我就再也没听到过元元孙的祭语了

  共 4 5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竟选村长,不准贿选,大度和二刁不管这些,凭自己都有两把刷子,就赤膊上阵了,结果都被拿下了,国法不容两个老村干部,两个老父亲为此都疯了,本来就是稀泥,还想糊上墙,到死都不清楚其中的原因,白活了小说辛辣地讽刺了村选存在的不正之风《名气》一篇,把个风流厂长说的体无完肤,虽有些无厘头,却也大快人心《祭语》一篇用儿子、孙子、重孙子在坟前的祭典话来风刺当官的只顾眼前,好大喜功的作风,很有教育竟义小说语言有特色,可以看得出来作者下了不少功夫【 云台文经】【江山部精品推荐】

生物谷灯盏生脉胶囊的成分
孕妇吃什么食物补钙最好
老年人骨质疏松怎样食补
成人纸尿裤什么时候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