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驴师傅

发布时间:2019-10-12 20:44:18

摘要:“驴师傅”是位长脸的中年瘦子,脸极长,身子极瘦,从头到脚宛若是麻杆上顶了只鞋垫。他本姓吕,人们原本是叫他“吕师傅”的,可叫着叫着就叫成“驴师傅”了。看大家称呼得如此自然默契,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听之任之了。

小时候,我住在姥姥家,姥姥家蜗居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山城小镇上。镇子南面有座山,叫“前山”;镇子北面也有座山,唤作“后山”。前山脚下有条清水撒欢流淌的小河,名叫“黑卵溪”,后山根底有座书声琅琅的学校,官名“镇子弟小学”,可镇里的人们都叫它“青小”。我的开蒙,就在这所小学校,一读,就是五年。

小学校的格局是“回”字结构,外面的大“口”,是一圈儿从一年级到五年级的教室;里面的小“口”,是老师们的办公区。在外面那个大“口”底下那一“横”的中间位置,修建有校门,校门通常紧闭,只有在早、中、晚三个上学、放学的时段方才敞开,而做这项敞开、关闭校门工作的,就是校工“驴师傅”。

“驴师傅”是位长脸的中年瘦子,脸极长,身子极瘦,从头到脚宛若是麻杆儿上顶了只鞋垫。他本姓吕,人们原本是叫他“吕师傅”的,可叫着叫着就叫成“驴师傅”了。看大家称呼得如此自然默契,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听之任之了。

但凡事皆有例外,这个例外就是我们的马校长,全校从上到下唯有马校长不叫他“驴师傅”。马校长很斯文,招呼到他时,总是客客气气地叫声“吕师傅”,这客客气气的斯文中透着一股威严,这居高临下的威严,令“驴师傅”挺怕他的,在他面前从来都是毕恭毕敬的。

“驴师傅”怕校长其实还不止是校长叫他“吕师傅”,而是校长老管他。“驴师傅”是个光棍儿,他便以校为家,常年住在校门边的门房里。住在门房里的“驴师傅”很闷,闷了他便喜欢喝酒,尤其是在晚上喝酒,喝完了酒就愿意在夜幕下的校园中瞎转悠,学生教室瞧瞧,教师的办公室看看,偶尔也会去校长室瞅瞅,或是扒窗户瞄上一眼。

“驴师傅”老喝酒,这每月三十五元的工资可就不够用了,囊中羞涩基本是常态,于是他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打起了小学生的主意。我们这些小学生兜里面大都有几个零用的钢镚儿,“驴师傅”便卖零食给我们吃,比如夏天的冰棍儿冬天的糖葫芦什么的。不买不成呀,直面美食,肚子里的馋虫实在是扛不住,馋得使劲儿地往外爬!

“驴师傅”这生意,倒也不用什么本钱,只须将卖冰棍儿的或是卖糖葫芦的叫来,再把校门用大铁锁头一锁,然后就可以开张了。他将在校外卖三分钱的冰棍儿五分钱一根卖给我们,更令人发指的是他竟会创造性地将糖葫芦分拆开来卖,一串糖葫芦有十枚山楂,原本卖五分钱一串,他将之拆分为十份,一分钱一份地卖给我们。这些在我们身上牟取到的暴利最终全都变成了他的酒,我们兜里的钢镚儿养得他那驴脸上的酒糟鼻子越来越红了。

“驴师傅”这顺风顺水的生意也有不如意的时候,那就是马校长的干涉。马校长会神出鬼没般地冒突然出来,神兵天将似地站在正美滋滋数钢镚儿的“驴师傅”面前轻轻叫一声:“吕师傅,您在忙什么呢?”

就是这么轻轻地一叫,仿佛在“驴师傅”耳边响了一个炸雷一样,他整个人瞬间都僵住了。

我们这些小学生最爱围观马校长教训“驴师傅”了。马校长学问大呀,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那叫个义正辞严,那诛心句式羞臊得连我们这些看热闹的都恨不能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后来我之所以相信诸葛亮能骂死王朗,起因就在于马校长口诛“驴师傅”的明示。

但“驴师傅”没被马校长骂死,他只是身体发热而已,三九天都能汗流浃背像刚出桑拿房似的。可骂过了也就骂过了,“驴师傅”没脸,尽管他脸长,他就是不改,依旧在卖高价零食给我们,我们也一如既往地从他那儿买高价零食,因为只此一家,除此之外再别无选择。

到我小学毕业的前一年,“驴师傅”已不再卖高价零食给我们了,尽管那时已经没人管他了,因为爱引用古今圣贤警句名言教训他的马校长,被公安局给逮捕了。

在我的童年记忆中,马校长被捕,那可是件横空出世的惊天大事儿呀!但事情的深度还不是我当时那个年龄所能完全理解的,据说很流氓,且事情还是“驴师傅”酒后夜里在校园中瞎转悠发现并揭发出来的,涉及我们校很多十一、二岁的女同学,有的还是我们班的。

据说,当事情败露时,马校长立马就给“驴师傅”跪下了,将头磕得好似校园里闹了地震,并说自己是独子、上有老下有小的、老娘都八十多岁了、求“驴师傅”无论如何要饶过他。他还许愿说只要“驴师傅”不把事情说出去,他明天就送三千元钱给“驴师傅”。那,可是“驴师傅”月薪只有三十五块的三千元钱巨款啊!可“驴师傅”不为所动,说:“姓马的,你这是造孽啊!她们可都是孩子啊!要是放过了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那我还算是个人吗?!”

后来的事儿我们都看到了,马校长被人民警察五花大绑押在敞篷大卡车上游街示众,脖子上挂了个大大的白木牌子,那木牌上面写有他的名字,那名字,被打了个粗大的红叉儿!游街后,马校长,立即就被枪毙了,刑场,就设在我们学校的后山腰上。

枪毙马校长的那天早上,“驴师傅”去了马校长家,他一进门就给马校长八十岁的老母亲跪下了,哭喊着说自己在老人家百年之后就是她披麻戴孝的儿郎。

再后来,我们学校有很多女生都转学了。我们也再没有见到过“驴师傅”。新来的校工是个长相喜庆的圆脸矮胖子,但我们还是习惯校工是个长脸瘦子,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校工怎么可能是个胖子呢?还是喧如发面馒头的那种。

共 20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驴师傅贪图小利,赚孩子的钱换酒喝,仿佛糊里糊涂而又懦弱。可是,他在大事上不糊涂,富有正义讲原则,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马校长貌似正人君子,却干了极其龌龊的事,受到法律的严惩。故事娓娓道来,语言颇有味道,描写生动,人物形象鲜活。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6-12-07 21:19: 2 欢迎。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排行怎么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治什么好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治病怎么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是否好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