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艾泽拉斯之救赎 061章 我来我见我改变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1:26

艾泽拉斯之救赎 061章 我来我见我改变

偏殿的客房中,兰洛斯独自一人坐在窗边,安静翻阅着从卡拉波神殿图书室借来的一本奥术典籍。

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虽然他帮助覆灭了奥萨尔的阴谋,但因为各种流言蜚语,他这几个月来,很少在德莱尼人面前走动,即使是吃饭和借阅图书,都是拜托伊瑞尔在跑腿。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谣言,但他没有心思去辩解什么,他也不喜欢那种走到哪儿都被当作议论焦点的感觉。相比之下,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看看书反而能让他怡然自得。

唯一的不足,就是房间中,那位一直昏睡的蓝龙少女了。因为鲁克玛之眼的无法修复,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尽管维伦几乎每天都来帮助治疗,但兰洛斯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泰蕾的生命气息,愈发微弱。

不,不是微弱,可以说,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

合上厚厚的书籍,兰洛斯回过头来,用意味不明的神态细细打量着泰蕾,感受着那越来越茁壮的暗影魔力,他的心中,涌起深深的无力。

咚咚——

敲门声落下,走进房间的,正是带来食物的伊瑞尔。几个月来,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也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原本一袭简朴的洁净长袍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轻巧干练的金属板甲,以及腰间别着的铁剑和背后那块沉重的钢盾。

圣骑士的训练是残酷的,因为他们具备圣光的治愈力量,为了同时强化作战和对圣光的信仰,教官几乎会将训练的强度放大到令人难以接受的程度。

伊瑞尔不是一个天生的斗士,也许是年纪问题,她很难专注于枯燥的学习上,曾经的她只是一个卡拉波神殿平庸的初阶牧师,甚至还做出欠钱不还四处躲债这种糗事的熊孩子。

如今,她却踏上了布满荆棘的最艰难的道路。

至于原因……

“我不想再成为别人的累赘,我想证明,就算是我,也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他人。”

这是她的原话,曾一度让兰洛斯沉默。成长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残酷的,抹杀当初天真无邪的自己,走上一条充满挫折和苦难的道路,感受伤痛与磨砺,然后变强。

伊瑞尔和兰洛斯都是这芸芸众生的一员。只不过前者是变得坚强,变得有勇气面对自己的脆弱,而后者,是更加圆滑世故。

伊瑞尔将水果和牛排放到了兰洛斯的书桌上,随后半跪在泰蕾苟萨的床边,如潺潺流水的嗓音吟唱着神圣的祷文,一缕缕应召而来的圣光洒落在蓝龙女士的身上,将一切污秽都清理干净。

如果德莱尼少女只是像普通的励志文那样走上圣骑士的道路,那兰洛斯也不会感觉到有什么太大的感触,毕竟那是以莱兰的牺牲所换来的动力。但真正让他心生敬意的,是伊瑞尔每天都坚持着帮助泰蕾进行净化。

圣骑士的训练虽然残酷,但那是教官在结合每个人对圣光的掌握情况所实行的极限挖掘。即使每天结束训练后,这些初阶圣骑士都累得走不动路,但凭借他们的治愈能力,保管第二天生龙活虎。

可伊瑞尔不同,为了答谢兰洛斯的救命之恩,她每天结束训练都会帮助兰洛斯处理各种杂务,并且几个月如一日地协助进行净化任务。虽说这看起来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这意味着,相比其他人,她每天在达到极限后,却还是多付出了一份力气。

而且,她坚持了下来。从一开始端着食物在门外睡着、因为魔力亏空在呼唤圣光时头疼欲裂,到现在能够一气呵成完成所有工作,这一切兰洛斯看在眼里,也让他不得不心生感触。

“怎么了吗?”看见结束净化的伊瑞尔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去休息,而是盯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兰洛斯很亲和地笑了笑。

“嗯。”点点头,伊瑞尔将手搭在剑柄上,“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名正式的守备官了,明天我就会跟随新人部队去支援安波里村的防御工作。”

难怪感觉不一样了。

瞥了一眼对方腰间那柄开锋过的精致长剑,兰洛斯由衷地为对方高兴:“恭喜你,这是你应得的。”

“不,我不是来说这个的。”伊瑞尔稍稍抿起嘴唇,难得紧张了起来,“我想谢谢你。”

先前就说了,伊瑞尔是个平庸的学徒,虽然下定决心转职圣骑士,但区区几个月的时间,再怎么艰苦训练,也不可能有多大的改变。整个卡拉波神殿,没有人对她有所期待。

甚至部分人还对她冷嘲热讽。

唯独兰洛斯相信她的潜力,在这期间不仅没有取消她的净化任务,甚至还指导她如何更快恢复法力值。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兰洛斯无声的鼓励比言语上的心灵鸡汤要管用很多。可以说,他的支持,让伊瑞尔坚持走上这条道路的压力和负担小了很多。

“这样说就太严重了,我还得感谢你这段时间帮了我这么多忙呢。”兰洛斯并没有居功的意思,在他看来,他之所以这么做,纯粹是回礼而已,“不过你这一走,我就得自己解决食物和借书的问题了,啊,还真是麻烦呐。”

“没关系,这些工作我已经交付给了我的一个学徒朋友,她做事比我要仔细很多,而且她没有参加圣骑士训练,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说着说着,伊瑞尔的声音渐渐变得微弱起来,看着前方的兰洛斯,她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自嘲的神色在眼眸中转瞬即逝,伊瑞尔双腿并拢挺直背脊,朝兰洛斯做出一个标准的敬礼,随后连忙转身,匆匆离去。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去安波里村看你的,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守备官伊瑞尔。”

看似半开玩笑的话语从背后传来,德莱尼少女的脚步突然停在门口,短暂一愣,随后侧过脸重重点头,刚好将嘴角灿烂如花的微笑展现出来。

看到这一幕,兰洛斯顿时感觉到心里一阵悸动。不过很快,这感觉随着对方的脚步声走远而彻底消失。

将目光投向窗外,他看着在神殿大门口集结起来的新人守备官,神色逐渐变得难以揣测。

从维伦收到霜狼来信后的几个月,他明显感觉到,卡拉波神殿的气氛有了变化。如果以前是轻松活跃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紧张而压抑。新兵的训练强度大幅提升,战备资源的流动明显增加,几乎每隔几天就能看到一批新的战斗人员走出或来到卡拉波神殿。

显然,德莱尼人已经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进行准备了。

可这种情况,让兰洛斯很不安。

记忆中,兽人之所以能将德莱尼逼上绝路,除了数量上的巨大优势和基尔加丹的助推,更多的,是出其不意的血腥屠杀。德莱尼和维伦都没有预料到,兽人会如此不留情面地发起全面战争。

但现在,因为他的到来,杜隆坦在部落建立前再一次接触了维伦,因为后者以圣光的名义担保会帮助兽人解决元素之乱和红色天灾,以至于霜狼氏族送来了这样一封信件

,甚至差点导致霜狼氏族拒绝加入部落。

他这只蝴蝶,在刚开始就已经在悄无声息改变这个世界。

德莱尼有了防范,意味着兽人将难以轻松赢下这场战争,可基尔加丹不会允许自己的计谋失败。也就是说,历史很有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场战争,或许将不再是他记忆中的战争。

一贯先知先觉的优势消失,兰洛斯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一股名为恐慌的情绪在心底缓慢滋生。

很快,他皱起了眉头。

开阔的圣光之路上,一头壮硕的雷象从远方疾驰而来,即使相隔甚远,兰洛斯都仿佛能够听见那沉重而连续的脚步声。骑手是一名自己所熟悉的德莱尼,来自泰尔莫的,瑞斯塔兰。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的全部评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的网友评价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的公交路线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