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精品★连载】暴神(一)

发布时间:2019-09-13 04:04:46
一场可与汶川大地震相提并论的大劫难后,王胖子在废墟里面艰难地扭动着他那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大脸,脸上浮现出前所未有的温暖笑容,“陆哥,帮帮我。”
我四顾无人,一个大胆而又邪恶的计划在瞬间产生并迅速付诸行动,“去死吧!”我对着那猪头般的大脑袋用尽生平力气跺出震古烁今的一脚。
当然,这只是一个幻想——王胖子是我的上司。
事实上,这个幻想产生的同时,王胖子正用他那巨灵神掌在我胸脯上敲得“嘣嘣”作响,一边展示着他优良的说唱,“陆开文,你他妈的不想干马上给我滚蛋!公司离了谁照样转,不信你就试试看!”
他那慷慨激昂并充满节奏的话语并没有在我内心激起丝毫的波澜,我非但没有生气压根就没有激动,这让我十分痛恨自己的麻木。
进入房地产公司并在王胖子的领导下工作已有三个月,这三个月我的业绩几乎为零。很多时候,我在推销住房时与难缠的顾客们展开激烈的舌战,并有几次差点大打出手,三个月的销售员精力让我明白一个道理:我不是干这一行的料。但生活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做着明知不可而为之的事情,只为了混一口饭吃。
半小时后,我坐在15路公交车上,窗户外面的无数风景一掠而过,但没一样东西能在我的脑海中停留三秒以上,就像是我那不堪的往事,纷繁复杂而又无足重轻。
丁华回过头来看着我,眉飞色舞、唾沫横飞,“昨天晚上我去卫校玩,和他们在一起喝了不少马尿,老是跑厕所。他们那个厕所非常操蛋,黑灯瞎火的半天也找不到一个开关,我只好在黑地里随便一撒,撒尿时我崩出一个屁,没想到灯亮了——原来是他妈的声控开关!哈哈哈!”
我紧紧盯着他两条上挑下飞的细长眉毛,直到它们老老实实回到应该呆的位置,他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并没有感动我,我说:“麻烦把你的首级摆正,我不想看到你。”
他冷哼一声,把脖子扭了回去,“没劲!”
其实不是他不幽默,而是我太麻木,我总是这样心如止水这样八风吹不动这样对什么无所谓。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这种浮躁不安的情绪已经深入我的骨髓,我总是那么好高骛远而又急功近利,所以我什么事情也干不成。我不知道男人是不是也有更年期,如果有的话,显然我属于那种来得比较早的一类。具体表现在我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似乎无论干什么都极度无聊——当然,赚钱除外。
事实上,我才二十五岁,虽然谈不上青春年少,却也风华正茂。不过对于一个对未来有想法或者说有野心的人来说,二十五岁还一事无成且一无所长是一件很悲哀很可怕的事情。我总是憧憬于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飞黄腾达,可无情的现实一次次让我原本火热的内心无比冰凉,直到梦想烟消云散、 消磨殆尽。
在这座我寄托了巨大理想的城市中,我也有那么几个死党,丁华就是其中之一,我和他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初中。关于死党,我有过这样的阐述:从来不联系见面后能认出你来并寒暄几句的是普通朋友,从来不联系或者极少联系但见了面会请你吃饭的是好朋友;一般不联系只要一联系必定是借钱的是铁哥们,经常联系但是很少提借钱的才是死党。另外补充一点:钱可以借给朋友可以借给死党但是千万不要借给那些铁哥们,那比借给女人还危险。
申阳在我左边高举着一张《参政消息》,表情冷峻,目光呆滞。他是我另一个死党,与项羽所封十八王里面的那个河南王同名,现实中他也被我封王:手枪王。我们是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所以我后来发现初中以前相识的同学成为为死党的几率特别高,到高中、大学就不行了,走上社会更加不行。我高中毕业后,在部队呆了五年,按理说那种艰苦的生活很适合孕育友情,但现实中那帮战友全成了今日的铁哥们,我对他们偶尔的来电不是期待,而是畏惧。
这时,丁华把他的笑话又向申阳复述了一遍。
申阳的回答更加简洁,“请不要妨碍我抠鼻屎。”他属于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物,不过我和他脾气很相投。
我们三人此行的目的是“洞庭春大酒店”,目标是酒店的张大厨,这家伙屡次欺负店里的服务生王小川,其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当然,我们三个也不是好打抱不平的侠士,我们之所以有这份闲情雅兴,是因为王小川的哥哥王大川的工友张乐乐的邻居张五孩的小学同学恰好是丁华,欺负王小川就等于是欺负我们的兄弟,对这种恃强凌弱之徒,我辈热血青年岂能置之不理?
丁华:这次行动的代号名为‘打爆’!就三个要求,要快、要狠、要——?
申阳:为什么要叫‘打爆’?
丁:傻逼,这都不懂,如果看见张大厨,就打爆他的卵子!
说实话,我对参加这次“打爆”行动是很抵触的,因为我自认为和丁华申阳之流有所区别,他们只是苟活于这个世界上,而我,有自己的理想,还有一份虽然辛苦虽然收入微薄但还可以勉强糊口的工作。
我们下了车,气虚轩昂地跨进“洞庭春大酒店”,门口站着两个身材高挑的迎宾,对我们一个鞠躬,然后冒出一句听不懂的像是日文。丁华有见了漂亮女人就发出“噢—噢—”狗叫声的毛病,这个毛病让我每次与他同行都遭遇许多尴尬,同时还唯恐别人依据声源误判为我的叫声。不过这次他没有发作,让我虚惊一场,同时得出“这两个迎宾姿色平平,可见这个酒店也很一般”的结论。
我们走进大厅,巡视着酒店里的每一个顾客、经理、员工。我们锐利的目光在酒店中纵横交错,配合上冷峻的表情,并且抽着张五孩送的“芙蓉王”,自我感觉非常之酷。这时,一个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白净、金黄长发、戴着耳环的家伙端着盘子从我们身边经过,眼珠对着大厅右侧角落小门一转,然后与我们擦肩而过。我们心领神会地向那个方向走去。
申:这家伙就是王小川。
丁:应该是。
申:难怪张大厨要修理他,看见他那造型,我都有揍他一顿的冲动。
我:我也有同感。
我们走进厨房,正要气势汹汹地喊出:“谁是张大厨?”却同时一愣——长长的砧板前,七八个厨师排成整齐的一列,寒光闪闪的菜刀上下翻飞,暴风骤雨般切割着鸡鸭鱼肉,酣畅淋漓、惊心动魄,我脑海中迅速浮现出庖丁解牛的画面。
我们三人落荒而逃。
我回头凝望酒店,“这次临阵脱逃,不战而退,是有生以来最打击我的一件事。”
就在这时,一辆“宝马”贴着我们身体飞驰而过,又嘎然而止,下来一男一女。申阳在一旁咬牙切齿,“妈的,有车了不起啊,明天就出车祸。”丁华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女人,“真他妈风骚!我先意淫十遍——咦,这不是洪雪吗?”
“洪雪?”我一愣,洪雪是我初中同学,当时的校花级人物,在她无数的倾慕者里面,也包含我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嗯。”丁华介绍道,“她爸以前就是镇上首富,不过和她比就差远了。前几年她嫁给一个台湾老板,去年她爸过五十岁生日,那个台湾佬直接送来一辆‘宝马’做贺礼,就这辆。”
我说:“操!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这个打击比刚才临阵脱逃有过之而无不及。
深夜,15平米出租房地面的凉席上,申阳和丁华睡得横七竖八、奇形怪状、鼾声如雷,我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成功,但是怎样才能成功?怎样才能摆脱贫穷的生活和平凡的命运?怎样能让洪雪这种漂亮女人没有一点感情基础照样可以投怀送抱?我一筹莫展。我穿上沙滩裤,光着膀子,趿拉了双鞋直接出了门,在街上游荡了一两个小时后进了网吧。这地方有点偏,加上夜深人静,网吧里人并不多,我选了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下,然后登上QQ,打点了一下空间,然后又感到索然无味:一共十七名好友,全是灰色图像,一个月以来空间动态为零。
就在我准备结账下线的时候,屏幕上突然跳出来一个浮动窗口,上面写着“想成功吗?龙华助您实现梦想。”
换做平时,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关闭窗口,但这时我却怦然心动,鬼使神差地点击了一下,只见链接的网站上写道:“欢迎进入龙华成功网站,龙华是国内首家成功网站,志在帮助有梦想愿意付出的年轻人走向成功。我们的宗旨是针对每个人的特点和优势,为他制定适合发展的成功之路,并指导他取得成功。”看到这里,我差点热泪盈眶,没有人知道为了成功我付出了多大代价,又在无情的现实面前有多么绝望。我接着看下去,上面写道:“据统计和调查,其实每个健全的人都可以称之为人才,我们的研究成果是:每个人的能力其实都相差无几,关键就在于你把能力和精力投入到了哪一方面。工人有做工的能力,农民有种田种地的能力,科学家有研究科技的能力,军人有从事战争的能力;相反,一个天文学家可能对种地一窍不通,一个农民可能大字不识。除了付出之外,天赋也占到适当比重。所以本网站的宗旨就是帮你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情,并教你怎么做?当然,在经济社会,我们也不可能无偿服务,我们有两个收费标准。一,如果你想要有稳定收入,根据你选择月薪的数量,我们先一次性收清等同五个月月薪的服务费用,以后决不收取任何费用;二,如果你想赚取单笔资金,我们给你提供机会,并收取百分之三十的费用。”
到这时,我几乎认定这是一个手段低劣的骗钱网站了,但是不试一下又心有不甘,于是我按照选项提示注册了会员,并在资料中登记上手机号码、银行卡号等,然后我选择了赚取单笔资金,并点击了“5000——10000”这个区间。因为这个不用先交费,就算上当受骗,只要不亏钱,别的我都能接受。在个人特长这一栏,我苦思良久,结合自己当过兵的经历,我选了“身体素质出众”这一栏。
做完这些后,我走出网吧,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僻静的马路上,我就像一个为这座城市所不容的幽灵,飘忽不定。这时,电话铃声突然想起,淬不及防地让我吓了一跳。
“喂?”
“噢,你好,我是龙华898客户服务员,你可以叫我898。”
我陡然心跳加速,这么快就来联系了,还真够吓人的。我定了一下神,“898,你好。”
“是这样子的,看了你的资料,我们为你提供了一次赚取单笔资金的机会,希望你明天下午四点钟能赶到‘华南商城’,并保持开机状态,到时候我会联系你。”
“能赚多少钱?”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8000元人民币,扣除百分之三十服务费,你会得到5600元。”
“稳赚吗?”我再次问道。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挂了电话。我看了看已接电话,上面居然真的显示:898。那个898的声音很有磁性,语速较快,不过普通话很标准。
回到租房后,我一觉睡到中午一点,申阳和丁华正趁我沉睡之间瓜分那个放了三天的大西瓜,我迅速加入,一边批评申阳,“说你多少遍了!吃东西文明一点,不要发出这么大声音,恶心得很。”他吃西瓜的动作十分夸张,就像在用西瓜皮做面膜,口水在一吞一吐间发出巨大的声响。申阳怪笑一声,“关你鸟事!”。吃完西瓜和剩饭后,我向丁华借手机,他反问,“你不是有手机吗?”
我狼吞虎咽,“你手机有耳机。”
“要耳机干嘛?”
“问死啊!拿来!”在成功之前,我当然不会给他们嘲笑我的机会。
我换上手机卡,然后捧起一本《儒林外史》看了起来。丁华和申阳对此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其实我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雅兴在他俩面前作秀,我是真的挺喜欢看书,有一段时间我还想做文学青年,后来同我这一辈子干过的许多事情一样,轰轰烈烈地憧憬着,又无声无息地结束了。我们三人在一起的时候,我经常以胡主席告诫各大名校骄子们的口吻告诫他们俩:“没事多看点书,少吃点饭,国家还很穷,教育还很落后。”对此,他们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不搭理我,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会这样回答:“去死吧!”
看完三章,我出了门,丁华在背后喊道:“别忘了给我带一包烟!”
在通往“华南商城”的路上,我不禁回忆了一下我的短暂人生。
我叫陆开文,广西贵县人,我老家在清朝时出过很多王爷,但现在只是默默无闻的穷乡僻壤。同许多想改变穷困命运的同龄人一样,我和老乡们一火车拉到了部队,从2000年12月到2005年11月,我在部队里打拼了五年,最后既没有提成干部,也没能继续留下去,而是同人数锐减的老乡们灰溜溜地又一火车拉了回来。随后我满怀希望地开始了创业,先后干过摆地摊卖水果、开饭店、跑运输,最后赔光了两万多退伍费并负债累累后,我终于明白了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更明白了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差距,于是停止了折腾踏踏实实地去当保安、卖苦力、做销售,直到与丁华和申阳这两个死党重逢后,三人一起合租一间房住到现在。
现在是2007年5月18日下午,步行街“华南商城”门口。
电话响起,掏出手机我瞥见“898”三个数字,蓦地激动起来。

共 1052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很有趣味,内容很丰富。一读就让人沉迷其中,手不释卷,不像一些小说让人昏昏欲睡,难以卒读。小说的开头是小说整体结构和风格的一个切片,以“我”的一个幻想开头,安排角色出场。随后描写了“我”和死党一系列的窘迫的生活像,各人做出了关乎生活、前途、理想、道德的一些列事件。从替人到酒店找厨师出气,到在网站上找工作,到发了一笔小钱,到丁华找上女朋友,到与989见面,都把社会万象包罗在其中,使人感到善恶本在一念间。第一章的结尾把小说甩到了第一个小小的高潮,让人又很期待下面发生的故事。小说的主体是一棵大树的话,里面的细节是对主体一个很好辅衬,让人感觉小说牵扯的每一个人都会有一段很精彩的故事发生,比如“黄毛小青年”,“女 ”“校花同学”。“我”是小说的核心,表现出来的人生取向是多方位的,这样一个多维的人物使人更加对以后的故事期待万分。就像哈姆雷特,至今也没有人真正统计得出在他多维的性格有多少矛盾之处,越是这样的人物,越是增加了小说的不确定性,作者如能把握好人物的取向,在各个人物的性格中去挖掘性格形成更深刻的内容,成必能写成一篇大作。文章结构很紧凑,一个悬念接一个悬念,通过众多的遇合、交流、戏剧性的小场面,使转折与冲突层层展示开来。我觉得小说在每一个转折与冲突中有点草率,还可以在加大描写力度,比如“校花”“ ”,同样很重要。这篇小说开头第一篇真的很不错,期待很精彩的内容。同时问好作者,问好老朋友!【军警编辑:诗史苍狼】
1 楼 文友: 2012-08-05 11: 4:15 期待更精彩的内容,谢谢支持军警。 狼牙月下独徘徊
2 楼 文友: 2012-08-05 11:44:22 哈哈,问好苍狼,看见你在军警很幸福。我会连载下去的。 我另一个号:http://www.vsread.com/space/myspace-8407.html
 楼 文友: 2012-08-05 1 :12:57 史诗苍狼的点评令人叹服!很佩服作者谋篇布局的驾驭能力,人物语言诙谐幽默让小说更加耐读!学习了!期待佳作连载!问好!
4 楼 文友: 2012-08-07 22:50:48 很好看,期待更新
5 楼 文友: 2014-06-0 14:58:1 厉害啊,长篇,写得很好额,拜读学习宝宝口舌生疮
小儿大便
小儿口舌生疮
总是拉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